航运界酝酿新巨无霸 央企船舶海工业务或整合

18新利

时报周刊记者:吴平

最近,据报道,中国企业投资促进集团有意将中集集团和中国航空科技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国际”)的船舶和离岸业务整合。三家公司的造船和离岸产业将由招商局投资。本集团旗下的招商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招商局”)以统一的方式运作。

这件事真的可以降落吗?涉及的公司是否有整合的基础?

“相关报道不准确。虽然中集在过去两年一直在海外寻找战略投资者,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定哪家公司合作,并且不确定是否会与招商局合作。整合。“中集证券部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我们处于子公司层面。对外界说什么仍然不方便,我们不确定相关事宜。”中集来福士宣传部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截至发稿时,时代周刊记者未能得到招商局集团的回复。

不是第一次资产交易

招商局集团将业务分为三大平台,即产业运营平台,金融服务平台,投资和资本运营平台。其中,更多的人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如招商银行,招商证券,博彩基金,仁和人寿等金融服务平台,但事实上,在工业管理平台上有很多行业。招商局集团。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公司,如招商港(00144.HK),招商局轮船(601872.SH)。

招商局工业成立于1997年,也属于工业运营平台。其核心业务是船舶和海洋工程维修和改造,海洋工程和特种船舶建造。目前,公司总资产总额超过60亿港元,员工总数约为4300人。

“招商局的特点是海上设备。与同一平台下的投资车辆相比,船舶运输尤其是油气能源运输更为重要。招商港更专注于港口业务。近年来,招商局采取了持续的资本运作。分布在不同平台上的港口资产注入招商港口,而VLCC油轮资产则在招商局轮船管理下收集。这一次,离岸行业的资产被收集到投资行业,这也延续了招商局集团。广告私募股权基金分析师张欣(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实上,这不是中航国际与招商局集团之间的第一笔资产交易。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子公司,拥有中航国际76.82%的股权。中航国际的前身是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成立于1979年。公司业务包括国际航空,电子信息和国际业务。该公司有四个主要部门,包括现代服务业。它拥有9家国内外上市公司,并在全球6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海外机构。根据天悦的数据,中航工业的造船厂包括中航鼎恒造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恒造船”)和中航工业威海造船厂。

今年4月26日,中航国际与深圳市投资促进局海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招商局离岸投资”)签订了威海船厂股权交易协议。根据协议,中航国际以不超过人民币6.2亿元的价格将中航威海船厂69.77%股权及威海船厂股东贷款转让给招商海洋投资有限公司。其中,中航威海船厂69.77%股权的代价为1元,此外股东贷款代价不超过6.2亿元。

随后,招商局将中航威海造船厂的资产注入商船。

“根据目前的消息,这意味着整合,中航国际将把鼎恒造船转移到招商业。”张欣分析了“时代周刊”记者。

根据天悦的检查,鼎恒造船成立于2006年,注册地址为江苏省扬州市。它主要负责化学品船,液化气体运输船和其他特种船的建造。

从离岸业务的角度来看,中集的离岸资产与招商银行的离岸资产关系更为密切。

中集的离岸资产主要为中集来福士。它的前身是烟台造船厂,成立于1977年。1978年,它交付了中国第一个底部钻井平台“胜利1号”。 2013年,中集来福士成为中集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中集来福士官方网站显示,中集来福士在烟台,上海,挪威和瑞典拥有四家海洋研究机构。它在烟台,海阳和龙口设有三个建筑基地。核心业务是建立钻井平台,生产平台和海洋。工程船等已经交付了9个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占同期中国市场份额的80%。 2017年2月,该公司还交付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蓝鲸1号“。

根据中集集团2018年年报,以中集来福士为主体的离岸业务实现2018年收入24亿元,较2017年略有下降,但全年净利润为34.49亿元人民币,与2017年相比。损失10.39亿元人民币进一步恶化。

整合重组大势所趋

由于行业低迷,近年来全球公司一直在重组资产。

今年1月,现代重工收购了大宇造船55.7%的股份。根据克拉克森的数据,世界主要造船厂在2018年获得新订单。排名第一和第二的是大宇造船海运和现代重工(蔚山)。合并正式完成后,它将成为“大Mac”造船厂,在全球造船业中占有超过五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然而,与资产重组相比,更多公司的命运已经破产并退出市场。

“在海洋中开采石油是一个非常高科技的领域,而且这个行业非常保守。投资很高。如果发生石油泄漏,巨额赔偿将使公司面临破产风险。海上设备制造业的高投资也导致了相关企业的发展。资产和负债的规模非常大。一旦行业周期下滑,几乎所有人都无法摆脱损失的命运。“张欣告诉时代周刊记者说,”在过去几年,当油价高涨时,去海洋是有利可图的。矿用油。所有主要公司都增加了在该领域的投资以建立海上钻井平台,但随着原油价格下跌和页岩油技术竞争,该行业的产能过剩正在增加。“

根据国际船舶网络数据,自2015年以来,包括熔盛重工,梧州船舶,东方重工,华泰重工,大川海洋等在内,已进入破产清算重整阶段。根据中国船舶工业经济研究中心的统计,由于产能过剩和行业低迷,全球规模以上的活跃造船厂数量已从2007年的约700个下降到2018年的100个左右。

“中国离岸工业的现状是产能过剩和资产负债沉重。”张欣介绍了时代周刊记者。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的海上设备制造业主要是国有大型造船厂,包括中集来福士,振华重工,中远造船,外高桥造船,招商局和大川集团。

2018年,振华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上海振华重工启东船舶工程有限公司亏损1.38亿元。 “离岸行业没有明显的逆转和改善。这主要是由于页岩气等新能源的发展,导致新造船市场前景不佳,无法为行业带来可观的改善。“振华重工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如此评价。

中集在离岸业务方面也面临同样的挑战。 2016 - 2018年,中集集团以中集来福士为基础的亏损分别为2.13亿元,10.39亿元和34.49亿元。

在国资委一级,我们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

今年4月24日,国海海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海海洋”)正式成立。国海海外是一个国家级资产整合平台,旨在解决中国离岸工业资产和债务以及产能过剩问题。公司注册资金2亿元,是中国诚通和中海油的牵头单位,并与中船重工,中国船舶工业,中远航运,招商局,中国交通集团,五家船舶设备制造中心企业合作。

“世界造船业正处于低迷期。经济衰退后风险很大。面对产能过剩和恶性竞争程度低的问题,我们将通过推动企业重组来摆脱困境。”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马树平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除重印外,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和音频和视频)的版权归Times Online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链接,转发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果违反上述声明,将对本网站的相关法律责任进行调查。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它,请通过以下网站联系丁先生:chiding